香港经济正被推向险境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8-28 07:01阅读次数: 191

    记者了解到,从热度来看,呼伦贝尔大草原、锡林郭勒大草原、伊犁草原、坝上草原、若尔盖草原、那拉提草原、祁连山草原、希拉穆仁草原、辉腾锡勒草原、鄂尔多斯大草原是今年较为热门的草原游目的地。除了壮丽的自然景观,这里每年七八月份还会举行“那达慕”大会,通过摔跤、赛马、射箭、歌舞等项目,向游客展示独特的草原魅力和民族文化,这类有节庆活动的草原也深得游客喜爱。  和往年相比,今年游客对草原游的深度体验需求提升,这是因为很多游客已经不是第一次去草原,对深度体验草原文化、生活的要求更高。因此像骑马深入草原腹地、跟随牧民游牧、体验非遗手作等玩乐项目也加入了今年夏天草原游产品中。还有一些跟团游产品会组织拔河比赛、射箭、制作蒙古手工品等活动,让游客更深入地体验草原生活。

  不仅如此,为了与年轻人深入沟通,奇瑞还推出了更加年轻化、国际化的沟通主题i—Chery。围绕这个主题,奇瑞做了一系列营销活动,塑造奇瑞品牌的年轻化特质。

  监管部门查明的违法违规事实为:2017年7月6日,大通期货召开董事会,时任公司董事长何显峰主持会议,时任公司董事丛红叶、杜滨参加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用自有资金借款给公司股东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大集团)460万元、哈尔滨工大集团风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大风投)5040万元的议案,期限为借款之日起30日内,年利率为6%。何显峰、丛红叶、杜滨均同意借款并签字。同日,公司召开总经理办公会,杜滨主持会议,胡利贵、张鹏、张媛、战玚参加会议。

    在精准帮扶困难群体实现就业方面,将帮扶失业人员实现就业。做好登记失业人员的细化分类,坚持将公共就业服务做精、做实、做细,将失业人员的就业需求与市场对人力资源的需求有效结合,使失业人员得到有针对性的个性化就业援助。将低收入农户劳动力纳入重点帮扶范围,为有就业意愿和劳动能力的低收入农户劳动力建立帮扶档案、开展职业指导、推荐就业岗位。特别是加大城市公共服务类岗位安置低收入农户劳动力就业力度。

  第二期2021年4月至9月进行,重点是商场北楼,将打造世界知名运动品牌和冰雪运动品牌的聚集地和互动体验街区。第三期2022年4月至9月,重点是南楼,将引进更多的国际品牌入驻。

香港经济正被推向险境

文|《中国经济周刊》特约撰稿人关浣非图|视觉中国香港正面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当前最急迫和压倒一切的任务,就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共同守护我们的家园,阻止香港滑向沉沦的深渊。 这是中央对香港问题的明确表态。

暴乱之下,如GDP在第三季度继续环比下滑,则香港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

6月,香港出口降至3096亿港元,较上年下降9%,为2016年以来最糟糕的表现,同时香港进口也下降了%。 6月,香港零售业总销货价值急挫%。

6月,香港住宅销量呈断崖式暴跌,当月销量下跌超过43%,为4个月以来新低。 食肆(即餐饮业)总收益创10年来最差,更自2009年以来首次再出现价量齐跌。

7月,港股跌幅达%,8月则跌势不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一连串极端暴力事件,正将香港推向十分危险的境地。 呼吁大家冷静地想一想,是否要以摧毁香港的稳定繁荣,押上香港700多万人的民生作代价?香港工商界发表联合声明,呼吁社会各界能摒除成见,在这个艰难时期能够团结一致,为香港的真正福祉着想,停止一切违法暴力行为,让社会尽快恢复正常运作,携手聚焦经济民生发展。

香港地产建设商会也发声明,强烈谴责日益升级的暴力行为,期盼社会重回安宁和法治。 事实上,香港经济的积弊早已出现,而暴乱则加剧了香港经济滑向衰退的速度。

今年以来,香港经济第一、第二季度GDP增速仅为%,为过去10年最低。

而毗邻的深圳、广州不仅在GDP总量上已经超越和正在赶超,今年上半年还分别以%、%的增长速度将其远抛在后。 同为一国两制的澳门特区,一直被香港看不上眼,但其人均GDP已经从回归前的万美元增长到高达人均万美元,位列世界第二。 无论是香港内部的有识之士,还是香港外部关心香港发展的各界人士,都在思考:哪些问题在制约着香港经济的发展?如何改变香港产业升级乏力、经济增长缓慢的局面?香港能否凤凰涅槃、实现突破性发展?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香港长期可依托的最大优势仍是国家优势。 回首过去,从亚洲金融风暴、美国9·11、非典到美国次贷危机的打击,若不是内地相机施以援手,香港在经济泥淖里的日子无疑将会更长。 而不管香港某些人承不承认,若没有内地强大经济腹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改革开放,香港便不会有80年代后的多元经济发展。

展望未来,只要香港能充分把握住内地的经济发展脉动,主动考虑在中国更大范围的开放中自身能扮演的角色及需要形成的服务功能,充分发挥与发达经济体高度融合的制度优势和市场优势,加之中央政府的高度呵护,香港仍有机会创造新的辉煌。 香港本地生产总值(GDP)今年第一季度录得%的增速,第二季度仍为%,为过去10年低位。 表面上看,第二季度的数据和第一季度一致,但如果按照季节性调整计算,第二季度GDP环比下降了%,这意味着香港经济增长已失去了动力。

一般而言,一个地区的GDP增速如果连续两个季度环比为负值,意味着经济运行出现技术性衰退。 如第三季度香港再出现按季负增长,则香港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

多家券商投行下调今年香港全年GDP增长预测。

花旗银行由原先估计增长%,下调至%,而最为悲观的预测是全年零增长。 同一时期,相邻的深圳、广州等地的GDP都有可观的增长。

深圳上半年增长%,广州增长%。 新加坡今年一季度的GDP增幅为%,GDP总量仍超过香港一亿美元。 香港经济说到底是一种高度外向型经济,对外部环境变化具有较高的依赖性。

被推向危险境地的香港经济因中美贸易摩擦波及全球,内外部投资意愿降低,今年一季度香港的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与上年同期比较,实际降低了%,与去年第四季相比则下降了%。 一季度货物出口总额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进口商品总额与上年同期相比也下降了%。

截至今年6月,香港出口连续第8个月下降,且降幅超过预期,创2016年来最大跌幅。

从具体进出口数据来看,6月,香港出口降至3096亿港元,较上年下降9%,为2016年以来最糟糕的表现,同时香港进口也下降了%,至3648亿港元,因此,6月香港贸易逆差552亿港元。

此外,次季食肆总收益经季节性调整后,按季跌%,是10年来最差的情况,而且更是自2009年以来首次再出现价量齐跌。

香港的住宅销量也呈断崖式暴跌。 根据香港土地注册处的资料,香港住宅在6月的月销量下跌超过43%至4627套,为4个月以来新低。

数据显示,香港6月一手住宅销售下跌至仅1111套,7月香港楼市继续下探,送交土地注册处注册的所有种类楼宇买卖合约共6380份,同比下跌%。

调整不仅出现在住宅方面,写字楼和零售物业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如第三季再出现按季负增长,则香港于技术上陷入经济衰退。

始于6月份的反修订《逃犯条例》示威游行不断升级并演变成暴动,无疑加剧了香港经济滑向衰退。 持续暴动带来最直接的影响起码有三:一是社会秩序紊乱。

如8月5日,香港机场取消航班逾200个,香港地铁瘫痪,多处交通受阻。

二是经济民生受挫。

如6月香港零售业总销货价值从5月按年跌%,到6月扩大至急挫%;8月6日公布的具有领先指标意义的7月份日经采购经理指数显示,香港不单连续16个月处于50以下的衰退区域,更由6月份的急跌为;麦格理发表研究报告指出,香港6月零售销售货值按年跌%,远逊市场预期,跌幅亦较5月大幅扩大,预计7、8月零售销售跌幅加剧。 香港更有研究机构预测,不论是按年计还是按季计,因外部及内部不确定增多,香港第三、四季度都将会出现负增长。 三是股票市场下跌。

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持续及香港暴乱的蔓延,港股逐渐下行,7月份跌幅达%,8月份则跌势不改,前4个交易日港股急跌超2000点,8月5日恒生指数一天跌767点,跌幅达%。 花旗银行发研报指出,受近期香港部分活动影响,将香港零售股盈利预测下调介乎6%至27%,以反映同店销售展望转弱。 8月5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举行发布会表示,一连串极端暴力事件,正将香港推向十分危险的境地。

呼吁大家冷静地想一想,是否要以摧毁香港的稳定繁荣,押上香港700多万人的民生作代价?这种玉石俱焚的做法,只会将香港推上不归路。 由此,亦可看出近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对香港经济所带来的沉重打击。 被新加坡、深圳、广州相继赶超过去十几年的香港经济一直在低速增长区间徘徊,不仅与全球经济增长不同步,与相邻的经济体相比也明显表现增长乏力。 继2018年深圳GDP超越香港后,2019年广州GDP也将要超越香港,香港GDP总量在全中国城市中现在只能排在第五位。

而一直被香港看不上眼的澳门,1999年时GDP总值649057万美元,人均万美元;到2018年澳门GDP增长到约亿美金,人均高达万美元(全世界排第二,仅次于卢森堡)。 再往回看,1997年回归时,香港1773亿美元GDP占内地的%,而2018年香港的GDP为3630亿美元,仅占内地的%。

1997年,香港处理了中国一半的对外贸易,而如今,香港贸易额仅占中国的八分之一。

相比之下,过往多年一直与香港较劲的新加坡,亦通过积极发展金融业、互联网科技应用、造船业及炼油业等,使GDP规模大踏步地追上了香港。

20年前,新加坡的GDP大约是香港的1/2,如今,500多万人口的新加坡,GDP总量已经超过了700多万人口的香港,人均GDP更是比香港多得多,国内家庭收入中位数是香港的两倍。 按照新加坡总人口561万来计算,2018年人均GDP突破了6万美元,达到万美元。 而同期美国人均GDP为万美元,日本人均GDP为万美元,韩国人均GDP在2018年突破3万美元,新加坡人均GDP更是达到了韩国的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