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车险玩霸王条款 车主遇“保费高理赔低”困局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10 07:01阅读次数: 152

  “旧书店早已不见了,但好在还有这家店。”  记者从7月10日在北京市委宣传部召开的“京外书店座谈会”上了解到,近一段时期以来,京外书店,特别是南方书店纷纷落户北京。截至目前,西西弗书店已在北京开店23家,言几又有8家,建投书局开店2家,上海三联书店和钟书阁分别开店1家。种种迹象表明,京外品牌书店北上之势愈发强劲。  进京开店  有惊喜也有困惑  品牌书店是纷纷进京了,其整体生存态势如何,同样值得关注。

  ”以上两个朋友圈评论,或许能代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众反应:一类满足于技术革新所带来的视听喜悦,另一类则对剧情的毫无创新感到不满。

  除此之外,这家厂商还展示了防侧翻预警系统、车辆制动功能系统、疲劳驾驶预警系统以及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等汽车安全领域的智能监控平台,这些智能监控平台都可以有效减少事故的发生。  在活动现场,参展的20余家企业还展出了云数据平台、信息化管理系统、挂载红外探测配件的无人机、汽车防撞主动安全装置、新型铝膜、新型逃生通道等一系列具有代表性的应急和安全科技创新产品、新技术,吸引了许多群众现场咨询。  活动现场还设置了应急安全VR体验环节,大家走进三星安全体验馆,感受安全用电、机械伤害、动火作业、高空作业、消防安全、火灾逃生等应急与安全体验项目。编辑:南京"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7月3日,在稚嫩的童声朗诵中,南京浦口莲文化节在永宁街道的西梗莲乡景区开幕。

  大家一致表示,残疾人工作者不忘初心使命,首先要做到密切联系残疾兄弟姐妹,积极为残疾人发声,传承残联优良传统,为残疾人解难,为党和政府分忧,引导广大残疾人听党话、跟党走。要按照“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的总要求,结合残联的特点,落实党中央关于残疾人事业的决策部署,努力补齐残疾人工作短板。周长奎传达了中央第12指导组对中国残联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要求。他强调,要严格落实主题教育的各项要求,认真学原著悟原理,党组同志要先学一步、学深一些。要多听“原生态”的话,开门听取意见,注重实际、注重实干、注重实效,在求实务实落实上下功夫。

  她说,记者的坚守与初心就是自己的动力!新闻记者必须永远在现场!“只要我们一直在新闻的现场,就会有好的故事发生,所以这个就是有传播力量的。

新能源车险玩霸王条款 车主遇“保费高理赔低”困局

原标题:新能源车险玩霸王条款车主遇“保费高理赔低”困局  让车主按照补贴前的高价格投保,但理赔时却按照实际支付的低价格理赔……保险公司的“霸王条款”让不少新能源车主“吃了亏”。

  专家认为,新能源车险亟待规范,既要考虑新能源汽车的特殊性,更要保证公平公正交易。

  车主遇“保费高,理赔低”困局  北京的贾先生今年6月购买了一辆新能源汽车,补贴后价格约为16万元。

其在某保险公司投保的保单显示,机动车损失险的保额为补贴前的万元,加上第三者责任险,首年保费达5400多元。

“我不太懂保险,投保时保险公司没有提醒过我,是按补贴前的车价计算保费的。

”贾先生说。

  像贾先生这样“不明真相”的车主很多。

记者在北京、上海等地随机采访了几十位新能源汽车车主,其中大多数都是在翻看保单时才发现按照高价投保。

  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发布的一起案件显示:消费者李某享受10万元国家购车补贴,以6万元实际支付价格购买了售价为16万元的某品牌纯电动轿车。 购买商业保险时,李某是按照16万元的金额投保,保险期间内,李某驾驶该车辆发生单方交通事故,车辆全损。

事后,保险公司仅同意赔付李某当时购车实际支出的6万元。

  除了高价投保、理赔“降级”,新能源汽车的保费过高且续保环节也不规范。

不少新能源汽车车主认为,保费设定就是让车主吃亏。 一位特斯拉电动汽车车主告诉记者,其首年保费高达9000多元,相比燃油车高了不少。 北京新能源汽车车主刘先生说,燃油车第二年的保额较上一年约有10%的折损,而新能源汽车在第二年续保时无折损,保额仍与新车购置价相同。

  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分析资料显示,新能源汽车单均保费高出非新能源汽车21%。

从单均保费看,购置价在10万元至30万元之间的家用新能源汽车单均保费高于传统汽车。   公安部交通管理局7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344万辆,占汽车总量的%。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新能源汽车产销万辆和万辆,同比分别增长%和%。

  “霸王条款”损害消费者权益  专家认为,“高保低赔”赚取保费,是保险公司惯用手段,这样的“霸王条款”对消费者不公平。   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认为,新能源车险高价投保、理赔“降级”,是典型的“高保低赔”,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规定。

  邱宝昌举例说,一辆实际价格为20万元的新能源汽车,补贴8万元后,消费者支付价格为12万元。

“消费者有权选择按照20万元投保或按照12万元投保,对此保险公司应将选择权交给消费者。

”他说,发生事故车辆全损后,投保多少,就该赔多少。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国内针对新能源汽车在保费计算上也没有统一规范,不同保险公司、不同地区都有差异。 从上海多家保险公司的运营情况看,该地区新能源车险是按照车企上传到平台的官方指导价来确定保额的,也就是补贴前的车价。   “各地补贴有差异,最终消费者实际支付的车款会有差异。 所以我们统一按照官方市场指导价计算保费,就是补贴前的价格。 ”上海一家大型保险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需明确承保价格  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相关报告显示,从保费规模看,2017年保费规模为亿元,增速为%。   保险业内人士坦言,新能源汽车的车身结构、零部件构成、电池续航里程等与传统汽车差别大,保险风控难度大于传统车辆。 新能源汽车应该有专属保险。

  业内人士建议,新能源车险专属保险不仅需明确规定按照补贴前还是补贴后的价格承保,还需明确赔偿界限,在车损险中对新能源车电池自燃、短路、碰撞损失等风险及其赔偿标准进行判定。

此外,还需调整新能源车险和传统车险条款“不适用”的内容。   “关键是对于政府补贴部分,投保人是否具有保险利益值得探讨。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认为,对于政府补贴部分,车主没有付钱,应该没有保险利益。 如果将这部分投保,则会带来道德风险。

(责编:鄂智超、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