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王振华涉案 新城控股昨一字跌停拖累多只公司债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7-11 07:00阅读次数: 152

  如五大行之一的建设银行,其董事长田国立也在近期举行的新金融人才产教融合联盟第一届理事会暨论坛上表示,建设银行启动了普惠金融及金融科技战略,借助金融科技和大数据开展客户精准画像、开发风控模型。2018年建行普惠贷款新增2125亿元,不良率控制在1%以下。而过去像建行这样的大行,每年的普惠贷款新增也就在200亿元左右,不良率则在7%至8%。国内首家互联网民营银行微众银行,依靠的金融科技、丰富的数据,在2017年就推出国内首个服务小微企业的全线上贷款产品微业贷,特色化、差异化地满足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服务需求。其有关负责人表示,微众银行运用金融科技手段简化业务流程,整合征信、工商、税务等多方面的数据,构建小微企业贷款全流程智能化的风控体系。

  接着,近日又在“立法院”强行通过“国安法”修正案,提高为外国、中国大陆及境外敌对势力而犯内乱外患罪者的刑罚,若具军公教身份者,皆剥夺退休终身俸。此外,也将网络空间纳入安全范畴,蔡英文办公室虽辩称是为了建构台湾的“民主防护网”,却无法针对外界评论此举有干预言论自由的疑虑释疑。  为何多数人民会对网络空间的“立法”有高度疑虑?事实上,没有人不支持蔡当局处理假新闻,却绝不容执政者以追查假新闻为名,行言论审查,甚至动员支持者恶意抹黑对手。蔡当局去年屡次以“向假新闻宣战”为由,对批评其施政的网站或人士进行全面性霸凌,还誓言以法律制裁,至今却提不出足够证据而不敢起诉,显见当时这些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的政治性操作。

  我们党之所以能够完成近代以来各种政治力量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就在于始终把马克思主义这一科学理论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并坚持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这使我们党得以摆脱以往一切政治力量追求自身特殊利益的局限,以唯物辩证的科学精神、无私无畏的博大胸怀领导和推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不断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可以说,马克思主义的力量,就在于它是科学的理论,为我们提供了正确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秦犹如手法细腻的大厨,层层剥笋,渐抵要害,至此上党西侧已经完全敞开。谋定后动秦近攻上党,蚕食三晋,是一场持久的拉锯战,比实力,也比技巧,更比定力。

  后来,不抽烟的我有时会带上香烟,一瓶二两装的沱牌酒,去烈士陵园看看长眠于此的这位家乡老兵,给他点上两支香烟,斟上酒,告诉他我是代表家乡的父老乡亲来看望他的,希望他能含笑九泉。

实控人王振华涉案 新城控股昨一字跌停拖累多只公司债 

原标题:实控人王振华涉案儿代父任董事长7月4日,因受到“实际控制人王振华涉案”的消息影响,新城控股昨日A股一字板跌停,报元。

截至下午收盘,仍有接近310万手的卖单“躺”在跌停板上,以此计算,新城控股的封单资金已经超过110亿元。

目前新城控股总市值亿元,较前一交易日蒸发近百亿元。

新城控股全天仅成交2352万元,换手率仅为%。

这就是说,一天时间内仅有%的资金成功“出逃”。

  港股方面,新城发展控股和新城悦则延续了7月3日下午下跌趋势,截至7月4日下午收盘,新城发展控股下跌%,报港元,全天成交40亿港元。

新城悦则下跌%,报港元,全天成交亿港元,两只股票总市值再度蒸发数十亿港元。

  实际上,不止股票下跌,资本市场的“新城系”几乎全面“沦陷”,新城控股发行的部分公司债亦出现大幅下跌。 截至下午收盘,“15新城01”跌%、“18新控05”跌%,两只债券在当日上午最大跌幅均超过了13%。

  昨日上午,北京青年报记者拨打新城控股的联系电话,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称,他们也是7月3日下午才知道相关消息。

对于目前公司的状况,该证券代表表示,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正常,已经做好了各方面的预案,能够保证生产经营工作的正常进行。

  关于有媒体报道新城控股的高负债以及资金链短缺的问题,上述证券代表称,她目前没有听到此类消息,对于“王振华出事,系‘父子斗’”的说法,她直言“纯属网上谣言”。   王振华之子王晓松出任董事长  7月3日晚间,新城控股紧急召开董事会,选举王振华之子王晓松出任公司的董事长。 如今在新城控股的官网上,虽然还能看到寥寥几篇与王振华有关的新闻,但已经几乎找不到一张王振华的照片,而在企业概况的集团管理层介绍一栏中,董事长兼总裁的照片已经换成了王晓松。   公开资料显示,新城控股新上任的董事长王晓松系王振华的儿子,出生于1987年12月。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募集说明书中发现,王晓松的国籍为加拿大籍,本科学历,2009年8月加入江苏新城。

  曾任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师、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项目总经理,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董事兼总裁。

现任公司董事兼总裁、新城发展控股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上述债券募集说明书中明确指出,王振华毕业于长江商学院EMBA,为中国国籍,但具有香港居留权,是高级工程师。

在担任新城控股董事长的同时,担任新城发展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曾任江苏新城董事长。

公告中还称,王振华1993年创办武进新城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江苏新城前身),曾担任武进新城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创立江苏新城前,王振华历任武进第一棉纺厂车间副主任、湖塘区织布厂厂长。

  基金踩雷损失惨重  截至北青报记者发稿,按照当前的股价来计算,新城控股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蒸发已经接近30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王振华持有新城控股%的股份,新城发展控股及新城悦各%的股份,这意味着,王振华的资产已经缩水了接近200亿元。

  不止是王振华的资产缩水,还有不少的基金也踩到了雷。

从2019年一季报来看,新城控股前十大股东中陆股通持股%,证金持股%,QFII中的瑞银(UBSAG)持股%,公募基金中有交银施罗德精选持股%、华夏回报持股%,此外东方红的两个资管计划分别持有%和%的股票。

  其中东证资管是一季度首次跻身前十大股东,东方红内需增长持有万股,东方红8号双向策略万股。

包括上述两个资管计划在内,东方红共计22个产品持有新城控股万股,占流通股比%,这意味着东证资管当日合计损失超过亿元,这也是目前“踩雷”最大的机构。 其次,就是交银施罗德,合计持股1878万股,损失8000万元。   从单只基金持有新城控股股票占净值比例看,招商沪深300地产等权指数分级持股占净值比例最高,达到%。 金鹰中小盘持股占净值比例超9%。

富国金融地产持股超%。

  新城控股累计有24笔股权质押  当然,股价的下跌仅是此次利空消息的一种表现形式,从现有的资料来看,“新城系”几乎全面“沦陷”。

显然,对于新上任的、年仅32岁的董事长王晓松来说,考验才刚刚开始。

  据中国证券结算登记网站上的信息,截至7月4日,新城控股累计有24笔股权质押融资,累计质押亿股,占到了流通股比例的%。

  目前,富域发展集团持有新城控股万股,其中质押比例为%;常州德润持有新城控股亿股,质押比例为%。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6月5日,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于6月4日接到公司控股股东富域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通知,富域发展已将其持有的公司流通股4850万股质押给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公告中称,截至本公告日,富域发展持有本公司股份为亿股,占公司总股本%,其中被质押的股份累计亿股,占其持有公司总股份的%,占公司总股本的%。

  而这笔质押恰恰是新城控股所有股权质押中最容易引发平仓的一笔。

资料显示,该笔质押成本为元,平仓价格为元。 以今日新城控股元的收盘价来看,如果再有6个交易日持续跌停,不追加资金或者采取其他措施,7个板会被强制清仓。   文/本报记者张蕊(责编:孙红丽、夏晓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