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对留守儿童的“无意识恶意”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7-06 07:01阅读次数: 89

    到北京四个月后,“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无处不在的高音喇叭和满墙的大字报弄得人心惶惶。

    习近平总书记曾深刻指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事关我们能否引领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潮流、赢得国际竞争的主动,事关我们能否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卢纳·埃文森谈起中国的成就时如数家珍,更表示中国因为腾飞赢得了全球各国的尊重,在国际事务中拥有越来越重要的发言权,让世界认真倾听来自社会主义的声音。“我们希望可以继续和中国共产党加强政党之间的交流合作,共同为各国人民权利以及世界和平发展贡献力量。”  “无论喜欢与否,地球都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我们应该为这个家园而共同建立一个未来的命运共同体。”2月28日,在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与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主办的主题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与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第27届万寿论坛上,英国共产党总书记罗伯特·格里菲斯在开幕式致辞中用最简单朴实的话语表达了他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解。

    二、新时代人民政协工作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赓续  团结和民主是人民政协的两大主题。孔子的“仁爱”,孟子的“仁政”,墨子的“爱民”,法家的“设利民之法”等,是我国“民本”思想的表现。习近平总书记扬弃“民本”思想,形成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并指导人民政协工作,围绕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汇聚起共襄伟业的强大力量,开拓新时代人民政协工作新境界。从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来说,“源自中华民族长期形成的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政治文化”,既是内生性演化的必然结果,又是时代性演进的传承起点。  第一,以天下为公的大局观引领政治协商。

    3.适量运动,“给血管做操”  尽量每周3~5次,每次30~45分钟。

警惕对留守儿童的“无意识恶意”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张典标  一位乡村教师教留守儿童唱歌,“都说妈妈在哪,哪里就是家,可是打工的妈妈,远在天涯”,全班齐声痛哭;一位村民看到孙子跟留守儿童一起玩游戏,厉声呵斥“别人家没父母管,瞎玩,你还不回家做作业”……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农村采访时记录的一些细节,引人深思。   教师和邻居的言行,客观上提醒甚至强调了留守儿童的亲情缺失等问题。 他们或许并非故意,但有时恰恰是不自知的伤害最戳心。

事实上,这种对留守儿童的“无意识恶意”,在农村地区比较普遍。 亲戚、玩伴、同学、老师等,以一种不易觉察的方式在伤害留守儿童。

  很多人都没有正视的一个问题是,这种来自留守儿童身边的“无意识恶意”,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社会各界帮扶、关爱留守儿童的努力。 有关部门、爱心人士极力希望留守儿童能感受到温暖,甚至部分弥补他们父母无奈缺失的爱,但那些“无意识恶意”抵消了这种善意。

  “无意识恶意”还会影响留守儿童正常的社会融入。

试想,那个跟留守儿童一起玩游戏被呵斥的孩子,以后很可能会为避免被父母批评而有所顾忌。

这就无形中在留守儿童和非留守儿童之间制造了人为的区隔,也就阻碍了留守儿童更好地与同龄人正常的交往与互动。

  另一方面,这种“无意识恶意”还可能使得留守儿童陷入某种消极情绪的恶性循环。 其实,并非所有留守儿童都是性格内向之人,但时常有人先入为主地认为“没父母管的孩子会很内向”“他们亲情缺失、心智不全”,这种负向评价,可能会激发留守儿童的负面情绪;沉默、自卑的负面情绪又被当作新证据,强化人们对留守儿童的偏见。   留守儿童问题并非现在才有,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即使没有“留守儿童”这个词,拥有“留守经历”的人其实并不少。 我们要避免对留守孩子“潜在”的问题过分强调、强化而使其成为“真”问题。 而在留守孩子面前重复这些问题,释放“无意识的恶意”,无疑强化了每个个体身上的留守问题,让问题更糟糕。

  留守儿童问题是在我国城镇化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社会问题,这已成为社会共识。 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关注并研究解决之道有其必要性。

但对于留守儿童而言,重要的是要对他们释放善意,为他们营造健康的、不强调区隔的成长环境。